ad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南京卫生12320 > 正文

朱圣伟:漫游肯尼亚

2018-11-27来源:mz16医院网 点击:
ad

我去了非洲。

肯尼亚内罗毕白天很热,但夜晚冷得要穿毛衣,甚至让人怀疑这里是否真的是非洲。开车往郊外行驶三十分钟,就有高角羚这种美丽的生物在成群结队地吃草,再行驶一小时,会有狒狒爬到停下的迷你巴士的车顶上。

在放眼望去都是金黄色的草原上,同样是金黄色的公狮,缓缓露面时酷极了。

不知是不是由于打过架,还是年纪大了都会如此,它的鬃毛脏兮兮的,似乎也没好好保养,又分叉,又结球,身上还有黑斑,谈不上美丽,却充满兽类那种旺盛的精气神。它的眼神也绝不高雅,表情阴险、不悦。它对我们不屑一顾,只盯着犀牛母子,站了一会儿,最后似乎放弃了,悠然离去。我曾看到过大口撕咬斑马和水牛的公狮,看到那副英姿后,觉得过去在动物园里看到的狮子简直像布偶玩具。

真正让我觉得美丽的是母狮。小母狮脖颈处的线条很性感,我都看傻了。白天很熱,它们一家躲在树阴下呈大字躺卧睡午觉,只要有一只打哈欠,就跟人类一样,纷纷打起了哈欠。我发现狮子的睡相很差。

起初觉得很诡异,但看久了,我才觉得最有魅力的是犀牛。犀牛就像是没制造成功的自动装甲车。小犀牛非常可爱——说小,其实也有小牛这么大,它犹如黑弹珠般的眼睛看起来天真无邪,我真想带一只回家。

我们悬赏两百先令让巴士司机帮忙找豹子,可惜就是没找到。非洲这几年急剧变化,某些动物异常减少,某些动物异常增加,以前赤脚奔跑在草原上的黑人现在穿上了凉鞋,住在不会漏雨的房子里。观光客大概想看一如往昔的非洲,但那想必是文明国家的自大与任性吧。

即使如此,非洲还是让人震撼。

(摘自《女人的食指》上海文艺出版社 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d
推广信息
ad
ad
头条新闻
ad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
ad
文章推荐
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