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南京卫生12320 > 正文

翟天临 天天向上:第九次在天堂

2019-03-07来源:mz16医院网 点击:
ad

刘成斌的眼睛里有深深的忧伤。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电视上正好介绍她丈夫付立志的事迹,她立即转过头去,抑制不住地流泪。我们见到她时,付立志已经牺牲四个多月了,但她依然深陷在悲痛中。

这对恩爱的夫妻在生前仅仅见过八次。

刘成斌是河南郑州人。她家对面有一个军营,大门口一年四季都立着一个笔直的哨兵,而从哨兵身边进出的军人也都挺着腰板。不知不觉,刘成斌就喜欢上了从那里进出的人。

2006年夏天,朋友给她介绍了一个叫付立志的军人,彼时他正在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就读,也是河南人。刘成斌还没见到人,就先有了好感。他们开始通信,几个月后,付立志利用寒假回河南相亲。

那天刘成斌早早就到了车站。也许是有缘,她一眼就看到了付立志。他穿着军装,在人群中很醒目。她走上附近的人行天桥打电话给他,让他到桥上见面。也许是因为女孩子的矜持,也许是因为有一点失落——初次见面的付立志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帅气,而是有点傻愣愣的。

只见付立志焦急地四下张望,不知所措。刘成斌不忍,便下去与他见面了。原来付立志一听到她的指示,马上就想到河,正四处打听找河呢。

这便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,在2006年岁末。

怀揣着一点失落,刘成斌开始与付立志相处。几天下来,刘成斌发现付立志是一个很真诚的人,处处替她着想。刘成斌觉得自己真的爱上了这个瘦小的、不起眼的男人,他有一颗真诚、执着的心。

第二次相见在云南,是2008年的春节。

刘成斌只身一人到付立志所在的部队。一见面,刘成斌就说云南好美,付立志立马抓住时机说:“你嫁给我,就可以生活在这个美丽的地方了。”刘成斌嘴上没说,心里却在笑:“笨蛋,真要嫁给你,也是因为你这个人,不可能是因为风景啊。”

但真正产生要嫁给这个男人的冲动就在那一次。那时付立志是新兵训练营的一名排长,她总是远远地看着他,看他在训练场上带领战士们挥汗如雨地训练。在那些穿着军装的男儿身上,她看到了以前从未见过的男人模样。尤其是付立志,别人做一百个俯卧撑,他做两百个,还在身上绑满砖头。

每天,当付立志回到房间时,一身军装总是湿透,但他从不叫苦抱怨,总是兴致勃勃地跟刘成斌谈他的兵。刘成斌一边听,一边为他递上一杯水,然后为他捶捶背。与此同时,她心里的那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了,她想每天都守在这个男人的身边,照顾好他。

2009年12月,他们结婚了。

刘成斌说:“我们恋爱四年就见了三次。”她说这话时,并没有怨言。他们的第四次见面就已经是在婚礼上了。刘成斌觉得,那仅有的三次见面已让她清楚地知道这个男人值得她信任,值得她付出。

付立志对新婚妻子说:“亲爱的,我要用左手牵着你走完这一生。”刘成斌故意问:“那右手呢?”付立志说:“我要用右手向我挚爱的军队敬最庄严的军礼。”

在畹町的一个月,是刘成斌此生最快乐的时光。他们十指相扣的身影出现在边境的农贸集市上、美丽的瑞丽江畔……但更多的时候是在军营里,付立志训练,刘成斌远远地看着。

“我老公的军事素质真是太棒了,难怪他的兵一个个都佩服他。”刘成斌的语气里依然满是骄傲和自豪。按规定,家属来部队不能超过一个月,可刘成斌不想走,付立志硬着心肠送走了她。

第五次相见已经是在产房。

2010年秋,刘成斌生下了儿子焯焯。儿子的名字是付立志取的。妻子一怀孕,他就翻开了字典,选来选去,选中了焯字。焯的意思是明白透彻,语音也好听。刘成斌坐月子的那一个月,付立志全方位地照顾着母子俩。

好日子很短,焯焯刚满月,付立志就结束休假返回云南了。刘成斌开始了真正的军嫂生活,艰辛重叠着艰辛。最难的一次是焯焯高烧不退,刘成斌抱着焯焯在医院守了两天两夜。她吓坏了,给付立志打电话,让他回来,但他正带着战士外出巡逻。刘成斌第一次产生了希望付立志转业的念头。付立志一面安慰妻子,一面给主治医生打电话。焯焯住院八天,他竟然打了三十多个电话,刘成斌从中看到了他的那份牵挂。虽然他不能回来,但是她认了。

第六次和第七次相见都在河南。

那是2011年和2012年。付立志已经当了连长,比过去更忙,即使回到河南休假,也很难放松下来享受天伦之乐。

作为一个连级军官,他的收入有限,有了儿子后花销更大了。他几乎没给她买过什么像样的礼物,最珍贵的礼物就是一个毛绒玩具,里面还有个故事。付立志读军校时,有一次偶然路过公园,见里面在搞活动:抄写一篇千字文,如果一字不漏一字不错就有奖励。付立志立即坐下来抄写,果然做到了一字不漏一字不错。奖品是个大绒毛狗熊,付立志把它寄给了刘成斌,让刘成斌对他刮目相看。

转眼结婚快四年了,刘成斌和丈夫待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三个月。经过思考,她决定辞去工作,到边疆去陪伴付立志,同时让儿子在父亲身边长大。

2013年5月底,刘成斌带着儿子来到云南德宏。她的心里充满了欢喜,付立志也很开心。他说:“老婆,我们的好日子就要开始了。”

付立志申请到了专门为边防军人盖的宿舍,他抱着儿子拉着刘成斌转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。刘成斌鼻子发酸,结婚四年,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家。刘成斌兴致勃勃地跑去买生活用品,当晚就烧出了在云南的第一餐饭。没有桌子,一家三口就蹲在凳子旁吃,吃得付立志鼻尖冒汗,心里美滋滋的。

这是第八次相见,无比幸福,却又无比短暂,仅仅6天。

第六天,付立志就说要返回连队去,因為马上要进行比武了。刘成斌没有阻拦,因为她心里有了盼头。她压根儿没想到,这一别竟是永诀。

2013年6月19日下午17点40分,付立志倒在了训练场上。连续两天的高强度比武,他的体力已严重透支,加上天气湿热,强撑已久的他终于倒下了……抢救两天后,他没能醒来,于6月22日凌晨离开了人世。刘成斌怎么也没想到,丈夫就这样走了!她和他是如此相爱,却来不及朝夕相守;她和他是如此年轻,就永远地阴阳两隔了。

追悼会上,刘成斌悲痛欲绝,可是当她看到泪流满面的团长和政委时,看到哭喊着的战士时,她知道撕心裂肺的不止是她,舍不得他走的也不止是她。这样的好男人,一定是去了天堂。于是她一次次地给他发短信,发往天堂:“老公,你到天堂了吗?你在那边好吗?我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的。你永远在我心里。老公,如果你必须有这样的劫难,为什么不晚几年,让我好好地弥补你以前所受的苦,也让你好好体会一下有家的感觉?老公,我想你……你是我的唯一,我永远爱你。下辈子让我做男人来保护你。”

他们的第九次相见在天堂。

(摘自《第九次在天堂》重庆出版社   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d
推广信息
ad
ad
头条新闻
ad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
ad
文章推荐
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