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东阳市妇女儿童医院 > 正文

26hhh.com:记一份恩,念一个人

2019-09-20来源:mz16医院网 点击:
ad

三生教育网

我这个故事,是一段30年前的回忆。

疑似肝癌!一场虚惊

1986年9月下旬,我突感浑身乏力,脸色发黄,便到县医院找医生检查。谁知经抽血化验,竟然发现有肝癌细胞,同时B超检查显示脾脏肿大。医生怀疑我患有肝癌、肝坏死,建议立即转住省医院,接受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,并不忘叮嘱宜早不宜迟,越快越好。

县医院这个诊断,引起我单位和家人极大的恐惧和不安。第二天上午,单位派了两位同志,还有我的大哥、妻弟,加上县医院委派外科杨和彦医生全程护理,我们一行七人怀着紧张的心情前往合肥。

次日一早,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部挂上了号,由肝病科专家陈教授为我诊治。他按照常规对我进行了一系列检查。首先抽血化验,接着做B超,后又做CT(当时安医刚购进一台CT机)。B超和CT扫描结果,均未发现肝脏有问题,只发现脾脏肿大,另外尿检中显示有黄疸。陈教授决定次日再做一次胆囊照(?)影,结果也未发现问题。

陈教授的最终诊断是,排除县医院早先检查疑似患有肝癌的可能性。但根据检验结果,尚有两个问题找不到原因:一是什么原因引起的黄疸?二是脾脏肿大是否因血吸虫感染所致?陈教授建议再到血防医院做专项检查,但最终排除了感染血吸虫病的可能。基本排除肝癌后,我即劝陪送的同志和亲友先回家。我说:“你们先回去吧,大家放心,我自信肝脏不会有问题,我一人可在此等检查报告单。”

偶遇“熟人”,叙起前缘

送走同事和亲友后,我一人感到无聊,心想再到中医学院找中医看看,便乘公交车来到安徽省中医院门前。下车后,我在门诊大厅各医务室前边转边看。这时,一位70来岁的老中医,身穿一件中式便服,戴着一副眼镜,身材瘦小,端着一本医书,正在仔细研究,很有仙风道骨的样子。我随即到挂号处挂了号,拿着挂号单和病历本来到诊室。当时到中医院看病的人不太多,所以不用排队。

他放下手中的书,看着我的脸,看了又看,然后要我把手伸给他把脉。深思几分钟后,他让我换另一只手继续把脉。接着又让我张开口,伸出舌头,他仔细观察后,突然说:“你晓得你气色很难看吗?”

我说:“是的,所以我今天才找您老先生给看看。”

接着他又发问:“你今年多大?”

我说:“42岁。”

“家住哪里?家里可来人了?”

我对他这直拢拢的问话感到莫名其妙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心想难道我真有很大问题吗?

我说:“老先生的问话什么意思?是不是需要我家里有人好交代?”

“不是!我问你家在哪里好用药嘛!”

“哦,我明白了。我家住在无为县城。”

“噢,无为县,你们县木材公司万经理的病是我替他看好的。”

我知道县木材公司确实有个万经理,便“嗯嗯”两声,然后问道:“老先生,您老家哪里?”

他一听,非常懊恼地说:“别讲了,我不想来这,省里非要把我调来。我老家是郎溪的。”

我一听郎溪,便高兴地问道:“老先生,我问您一个人,我二哥你可认识?”我告诉他二哥的名字后,他一听笑着说:“噢!他是造反派头头嘛!平时他一有病不都找我看吗?”

一番对话后,我开始释去前嫌,仿佛遇见了老熟人,特别亲切,内心对他更加崇敬。后来,他开好了一张处方,递给我说:“你是气血两亏,按我开的方子先抓10副药吃吃,等药吃完后,再来找我复看一次。”看到处方上署名胡翘武三个字后,我说:“胡老先生,谢谢您呀!”他说:“不用谢,医生就是给病人瞧病的嘛!你吃下这个药后好好调养,身子骨会慢慢好的。不要急,没关系。”

我再次道过谢,到药房抓了药后返回招待所,下即乘车返回无为县。

病榻复诊,药到病除

回家后次日凌晨,爱人便将我从合肥购回的中药煎炖好,让我服用。胡老先生开的药连服两天后,我的脸颊便开始出现红晕,精神也开始好转,家人和同事都感到高兴。朋友中稍有中医药知识的人向我索要处方,他们看后感到惊讶:“这些药太普通了!这么有效,也太神奇了!”

当年国庆节后,我带回的10副中药服完了,我又乘车前往合肥中医学院附院找胡老先生复诊。到门诊治疗室,我发现胡老不在,便向别人打听。一位医护人员告诉我:“胡老头腿跌断了,住在后面高干病房二楼。”我听了立即跑到医院门口水果铺上买了些水果,拎到高干病房。

进到病房,只见胡老靠在床上。我走到胡老先生床前,关切地问道:“胡老,您怎么把腿跌了?”

他见是我,便当是老熟人诉起苦来:“唉,我说不来非要我来。这下好了,临老还把腿跌断了。”

我赶忙劝慰他:“没关系,您不要急,腿一定能治好的。”

“唉,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。”他仔细地看了看我的脸说:“把手伸给我再把把脉。”

按过脉后他笑着说:“你现在已经好多了,你到隔壁护理室将我媳妇叫来。”

他的爱人来到胡老床前,胡老将我的病历本递给她说:“按我上次开的处方,照样再开10副。”

胡老爱人照样写好处方递给胡老,胡老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,在处方上签上“胡翘武”三个字后,递给我说:“就按这个处方再抓10副吃吃,巩固一下吧!行了,你已经没有问题了。”

我接过处方和病历本后说:“胡老,你自己躺在病床上还为我复诊,真是太感谢你了。”

回家后,我再次服用胡老先生开的良药,10天后身体彻底得到了恢复。胡老先生真乃神医也,药到病除!

怀念老先生,恩情难忘

那时,我并不知道胡老先生的名望,后来才得知胡翘武老先生从小学习中医,早就是知名专家了。现在,互联网有关资料记载:胡翘武,安徽歙县人,幼承庭训,诵习医经。少年从学于新安学派老中医汪泽民,后悬壶皖南郎溪县城,以医道济世,因屡起沉疴,遐迩闻名,是首批全国老中医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导师。他“用药轻灵,讲究一药多用,尤重配伍剂量。许多疑难重笃大证由其立起者无以枚举,深得病家信赖与同道赞许。”

现将当年胡老为我开的处方抄录如下,供世人鉴赏采用:

五味6g、黄芪30g、肉桂2g、灸草3g、西党20g、熟地20g、当归20g、远志10g、白术10g、煅磁石30g、仙灵脾15。

我身患疑难疾病,濒临死亡,幸遇胡老先生诊治,才起死回生,真是三生有幸。胡老先生在诊治过程中,对我未作任何仪器检测,全凭“望、闻、听、切”,准确用药。特别是在他自己跌断腿骨,卧床治疗时,还忍痛为我复诊,其精神实在感人至深,令人難以忘怀。

30多年过去了,胡老先生也早已仙逝,但我对胡老先生救命之恩,一直未有忘却。特别是他的高尚医德,精湛的医术,令我永生难忘。记录这段难忘的求医经历,以表达我对胡翘武老先生的怀念与感谢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d
推广信息
ad
ad
头条新闻
ad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
ad
文章推荐
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