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温州市中医院 > 正文

军宠:怀山

2019-09-19来源:mz16医院网 点击:
ad

有道是:小人怀土,野人怀山。我大约是属野人的,因为我有过近十年的山居生活。

人与自然会有一种本能的亲近吧。那时,只要一有闲暇,或感到烦闷、孤独的时候,我会甩开一切人,悄悄去山间。正在挂果的林子我不去,因为有瓜田李下之嫌;比较宽展的山道我不走,因为有山民出没。顺着那蜿蜒的羊肠小径,走到哪儿算哪儿,然后静静地坐下来。远处是湖光渺渺的水平线,背后是岚烟袅袅的山巔,头上鸟儿啁啾,地下野菊点点。偶尔有几声人声,却“云深不知处”。

难忘的是一个严冬的月夜,我从一个山民朋友家喝酒归来。头天下过大雪,今夜雪霁风遁。朗月初升,与雪相映,满目是幽冥清冽的亮色。山上山下,树梢枝头,皆被湿重的积雪压得垂首无言。气温很低,我的喘息在林间化作一道道白雾。更令人感觉异样的是那份静寂,静到雪团偶尔从枝头坠落的声音如鼓点般惊心动魄,吱吱的踏雪声也响如裂帛。但我并不害怕,烧酒在我血管里奔涌,我想吼,想笑,想唱,想和任何人在泉边相坐,畅畅快快作一番长谈。

我索性仰躺在雪地上,沉醉于无穷无尽的幻想。我从小就非常恐惧死亡,害怕人生的困苦,不敢多想这个生命的大谜。今夜我却毫无恐惧地想到了死,觉得它其实并不可怕,甚至诗意地想到自己死后说不定就能变成这泉边的青石,那么永远浸淫在这样一份诗意中,岂不也是一份无忧无虑的快乐?

后来我离开了山区,一晃就是许多年。但不知为何,离别越久,那段日子竟越发地珍贵起来。甚至经常想象着有朝一日重回山区,再作“野人”!莫非人的特性便是如此,所有的经历就像米酒,新的总是酸而淡白,一经时光的催酿,便醇厚、芬芳起来……

(摘自《扬子晚报》   图/怜南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d
推广信息
ad
ad
头条新闻
ad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
ad
文章推荐
ad